山东群英会遗漏数据 52麻将大庆麻将 街机捕鱼达人破解版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双码有哪些数字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 老k棋牌每天送6元 大唐棋牌麻将怎么玩 麻友圈2贵阳捉鸡麻 青海快3下载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金沙棋牌手机版下载 河南麻将带跑什么意思 麻将来了安卓 晚上你懂网址2019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信托公司向保險公司提出索賠,合適嗎?

時間:2020/7/6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網     作者:戴宏坤
  據報道,對于武漢金凰珠寶信托產品,信托公司采取黃金質押等進行風控。作為信托增信措施,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投保了財產基本險。特別約定,如經檢測,保險人交付的標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信托計劃出現逾期后,涉事的多家信托機構遂提起訴訟,查封了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經檢測,質押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約定。信托公司遂正式起訴保險公司,而保險公司則表示,被保險人武漢金凰實業并未提出任何保險索賠,信托公司提出索賠,不符合約定。
  
  針對本案,筆者提供如下法律分析意見:
  
  1.涉案黃金是本案保險標的嗎?
  
  由于本案保險《財產基本險條款》第三條實際上將黃金排除在保險標的之外。于是,雙方簽署了保險標的擴展條款,對涉案黃金的承保做了特別約定,于是涉案黃金成為了本案保險承保的保險標的。
  
  2.什么是保險事故?本案的保險事故是什么?
  
  保險事故又稱承保風險,一般是指能夠導致保險標的損失、權利消失或責任義務產生的法律事件。
  
  本案保險基本條款第五條明確約定,在保險期間內,由于火災、爆炸、雷擊、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以及附加險“盜竊、搶劫”原因造成保險標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
  
  同時,涉案保險基本條款第七條規定,對于因“投保人、被保險人及其代表的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或者保險標的的內在或潛在缺陷……”造成的損失、費用,保險人不負責賠償。
  
  報道中,筆者沒有發現已經發生任何一種約定的保險事故,并且導致涉案黃金質量和重量發生變化。如果沒有發生保險事故,涉案黃金本身就存在問題或保管過程中發生內在質變,那么根據條款第七條(7)的規定,屬于除外責任,保險公司可以不賠。
  
  據報道,在相關金凰信托計劃中,保險公司主持了質押黃金交付的全過程,信托公司與保險公司為共同管理人,只有“指紋+身份證件+鑰匙”驗證通過時,存放黃金的保管箱方可開啟。那么,如果涉案黃金本身內在質量和重量沒有問題,在如此嚴密的保管措施之下出現了問題,筆者只能猜測是“發生了內外勾結的人為行為”,否則不會出現這個結果,這就屬于刑事性質了,有待進一步查清。根據條款第七條(1)的規定,也屬于除外責任,保險公司可以不賠。
  
  盡管涉案黃金的檢驗結果不符合約定,但是保險承保的是意外事故造成的損失;如果沒有發生意外保險事故,即便有損失,保險公司也可以拒賠。在沒有發生保險事故的情況下,“如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約定違反了保險基本原理,筆者認為無效。據此,本案保險公司拒賠是有依據的。
  
  3.什么是保險受益人?財產保險合同中約定受益人有效嗎?
  
  保險受益人是針對人身保險而言的,根據我國《保險法》第十八條規定,只有在人身保險中才有受益人的概念。然而,目前我國《保險法》對財產保險沒有規定受益人。為避免混淆,對于財產險,筆者不建議使用“受益人”的稱呼,而建議使用“保險補償金優先受償人”。
  
  筆者認為,盡管我國《保險法》明文規定的受益人僅適用于人身保險合同,但是這并不意味著財產保險合同中有關受益人的約定無效。只不過此處的受益人不同于保險法上所規定的受益人,而是當事人意思自治的選擇,是被保險人對自身權利的一種自由處分,應予尊重。陜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4)西中民四終字第00293號判決書肯定了財產保險合同中約定受益人有效。
  
  在存在抵押或質押擔保法律關系的情形下,在財產保險合同中約定優先受償人,實際上是抵押權的物上代位效力的約定。我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擔保期間,擔保財產毀損、滅失或者被征收等,擔保物權人可以就獲得的保險金、賠償金或者補償金等優先受償。被擔保債權的履行期未屆滿的,也可以提存該保險金、賠償金或者補償金等。”財產保單上約定“第一受益人”為銀行實際上是銀行為保證抵押權的安全而對保險人的提示。抵押權的物上代位效力僅及于全損,部分損失可以修復的則不適用。
  
  本案中,信托公司是貸款人,金凰珠寶將黃金質押給信托公司,同時將涉案黃金向保險公司進行投保,且在訂立保險合同的時候,在平等自愿原則下明確約定信托公司是保險補償金優先受償人,如果在保險理賠階段以“法無明文規定”而拒絕認定信托公司有保險金優先受償權,意味著否定了訂立合同時雙方的合意,這是對合同誠信原則的違背。因此,筆者認為,本案中這種約定應當有效。
  
  4.信托公司作為保險補償金第一受償人有權向保險人索賠嗎?
  
  我國《保險法》沒有規定財產保險的“受益人”,自然也就沒有規定財產保險的受益人是否有權向保險公司直接主張保險金請求權。而司法實踐中,各個法院對此也持不同觀點,導致不同的判決結果,困惑著廣大當事人。
  
  持否定觀點的法院認為:
  
  (1)《保險法》規定了人身保險合同中可以約定受益人,財產保險合同約定受益人無法律依據。
  
  (2)即便財產保險合同中指定受益人不為法律所禁止,但其與人身保險合同中的受益人并不當然具有相同法律內涵,案涉保險合同并未約定受益人享有直接向保險人主張保險金的權利,即該權利本身并不存在,因此作為財產保險合同中約定的受益人,不能直接行使保險金請求權。
  
  (3)合同具有相對性,被指定的受益人不是保險合同的當事人。給予“受益人”訴權,突破了合同相對性,于法無據。
  
  持肯定觀點的法院則認為:
  
  (1)受益權是指受益人請求保險人按照合同約定為金錢給付的權利,被保險人可享有保險金請求權,也可以通過轉讓使得第三人成為保險受益人,這是被保險人對自身權利的一種自由處分,且保險公司在保單的特別約定中已注明“第一受益人”。該項約定不違反民法基本原則,亦符合我國民訴法對起訴主體的相關規定。
  
  (2)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財產保險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2009年9月8日印發)第十五條規定,被保險人怠于行使索賠權時,受益人可直接向保險人行使索賠權。
  
  筆者認同財產保險合同中被指定優先受償人(受益人)擁有訴權的觀點,因為如果不給予優先受償人索賠權,那么在被保險人不行使訴權或者怠于行使索賠權時,優先受償權不能實現,被指定優先受償人的利益將受到損害。
  
  筆者認為,此類訴訟中,財產保險合同約定保險補償金優先受償人的訴訟地位可以分為兩種情形:一是優先受償人可以作為原告向保險人提起訴訟,主張在債權未獲清償的范圍內行使請求權;二是在被保險人作為原告已經向保險人提起的訴訟中,約定的優先受償人可以申請作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參加訴訟,或者由法院通知其參加訴訟。法院通知優先受償人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的,該優先受償人應當對是否行使保險金請求權作出明確表態。在此類訴訟中均應當查明債權清償的情況。在本案中,筆者認為,信托公司有權向保險公司提起訴訟或者參加訴訟,有權在其債權未清償的范圍內向保險公司主張權利。
  
  綜上,筆者認為,本案財產保險合同中信托公司可以被指定為保險金優先受償人,信托公司有權向保險公司提起訴訟或者以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身份參加訴訟,但是鑒于目前沒有證據證明發生了約定的保險事故,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涉案黃金檢測不合格與約定的保險事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信托公司敗訴的可能性非常大。
  
  (作者系北京市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新疆保險網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僅供讀者參考,產生風險自擔,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山东群英会遗漏数据 52麻将大庆麻将 街机捕鱼达人破解版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双码有哪些数字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 老k棋牌每天送6元 大唐棋牌麻将怎么玩 麻友圈2贵阳捉鸡麻 青海快3下载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金沙棋牌手机版下载 河南麻将带跑什么意思 麻将来了安卓 晚上你懂网址2019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